CRAFT MASTER

工 · 藝 · 大 · 師

李光昭 · 寧波泥金彩漆第一代傳承人

發布時間: 2019-11-14 12:37 瀏覽量:

泥金彩漆第一代傳人——李光昭
 
  李光昭,1941年出生,寧波人。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泥金彩漆第一代傳人。
 

圖 / 臺灣著名文化名人黃永松參觀后合影
- 1 -
與泥金彩漆結緣,書寫了50多年的故事
從一個年紀輕輕的小伙子到一個暮年老人,李光昭的一生都與泥金彩漆緊密相連。
泥金彩漆是寧波傳統“三金一嵌”(朱金漆木雕、泥金彩漆、金銀彩繡、骨木鑲嵌)民間傳統工藝之一。自南宋以來,十里紅妝這一婚嫁習俗在寧海蔚然成風。為了顯示家底富有,在器物表面堆塑、貼金、彩繪的泥金彩漆工藝品成為了首選。至今還有上千件工藝精湛的紅妝器物展示在博物館。
一件優秀的泥金彩漆產品不但要色彩明艷喜慶,還要層層疊疊具有立體感,而李光昭就做的十分出色。你看這大紅大綠又帶金的配色,沒有深厚的美術功底可駕馭不了。
少年時期的李光昭就十分擅長畫畫,在美術展覽上多次獲獎。后來與友人合作創作的一組《農林牧副漁齊發展》的套色木刻組畫,更是受到高度認可,刊登在全國各大知名報紙。
也正是因為他擁有扎實美術功底,1963年底李光昭被選中參加泥金彩漆傳統工藝發掘工作。

圖 / 李光昭與德國前總統合影
- 2 -
泥金彩漆工藝曾多次斷層
“泥金”工藝最早可以追溯到商周,他的歷史悠久,廣為流傳。然而真正興盛起來是在宣德年間。據明代《浙江通志》中記載:大明宣德年間,寧波泥金彩漆、描金漆器聞名中外。

圖 /《群仙祝壽》堆漆掛屏局部照片,曾獲2010年中國浙江第二屆工藝美術精品博覽會銀獎

傳承青黃不接,技藝漸漸被人遺忘,幾乎是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無法避免的狀況,可是,太悲涼了,看到泥金彩漆的現狀,心里總會有一些沒落的寒意。如果未來有一天,傳統手藝都消亡了,我們還有文化傳承可言嗎?
隨著時代的變遷,泥金彩漆經受著一次又一次的考驗,傳承幾乎斷層,卻又被一次又一次的拯救回來。如果沒有這些手藝人的堅持,泥金彩漆或許早已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。

圖 / 聯合國副秘書長、開發設計署副署長格林斯潘女士觀看李光昭技藝演示

最早在20世紀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,泥金彩漆就經歷過一次斷層。
戰亂的年代,各行各業都受到極大摧殘,泥金彩漆更是瀕臨斷種,還掌握這門工藝的匠人屈指可數。
直到1963年,直到市工藝美術研究所曹厚德所長帶領一批技術骨干研制泥金彩漆,才使泥金彩漆重獲生機。當時的李光昭被挖掘出來,跟隨曹所長學習泥金彩漆工藝。
做一件泥金彩漆需要經過設計、木胎、漆坯、堆塑、貼金,上彩六個流程,其中包含了上百道繁瑣的工序,每一道工序需要耗費大量的耐心和體力,大部分人一聽就覺得很為難。
但學美術的人耐心總是比別人足一些,即使僅一道堆塑的環節就讓他從早弄到晚,他也毫無怨言。
每一道作品,李光昭都會花上十二分的耐心和細心,確保細節的完美。隨著一件件精美的工藝品在他手中誕生,他對泥金彩漆的興趣越來越濃。
為了讓工藝品變化更加豐富,李光昭經?;ù蟀训臅r間研究工藝,反復地堆漆,反復地泥金,反復地刻繪。這為他之后的高超技藝打下了結實的基礎。
在1964年他的作品終于大放異彩,廣州春季交易會上,李光昭及其團隊制作的泥金彩漆工藝品受到外商青睞,訂單接踵而來。沉寂多年的泥金彩漆工藝品再次引起世人的關注。

圖 / 二砲李清江將軍與李光昭作品合影

然而好景不長,80年代后期,寧波市工藝美術二廠轉制,泥金彩漆終止正規生產,這門工藝再次跌入低谷。
從美術廠出來后,李光昭依然堅守著泥金彩漆,他認定一個人的力量或許很小,但是他的堅持能讓泥金彩漆消失得慢一些,再慢一些。
- 3 -
技藝傳承有新人
在李光昭心里最憂心的事是泥金彩漆的傳承。與物質文化遺產不同,非物質文化遺產是無形的,載體是人,依靠師傅、親屬的口傳身授才能世代流傳,目前僅有的幾位泥金彩漆傳人大多年事已高。對于年輕人來說,這些繁瑣落后的工藝望不到前途。
親眼目睹了泥金彩漆的輝煌和沒落,李光昭不可避免有些焦急,“中國傳統手藝在這一代消失了,他們豈不是歷史的罪人?”但泥金彩漆工藝極為復雜考究,一旦斷代就很難傳承下去,必須要有多年學習的經驗。
為傳承泥金彩漆技藝,68歲的李光昭不辭辛勞赴寧海東方藝術館傳授技藝。
但這并不能改變泥金彩漆衰敗的命運,李光昭開始思考,怎樣才能讓年輕人喜歡泥金彩漆技藝呢?
一次偶然的機會,李光昭受邀去學院授課。也許是上天冥冥中的安排,讓李光昭找出了一條新途徑——通過授課讓更多年輕人喜歡上泥金彩漆!

盡管他知道憑借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,但為了傳承泥金彩漆他不遺余力。只要有機會,他便去各個學校授課,尋找合適的苗子。
要傳承也要商業,兩條腿才能走路
絢麗的金和喜慶的紅是泥金彩漆的靈魂所在,但現代人的審美已經不再欣賞這樣熱烈喜慶的顏色。
而且泥金彩漆的成本可不低哦,就拿泥金彩漆的“金”來說,用的是足赤99.99的黃金。26張9.3厘米×9.3厘米薄如蟬翼的金箔紙的重量,就相當于1克黃金,算下來,光金箔紙就要八九元一張。很多人做工藝品用化學漆,而李光昭則堅持使用造價高、操作難的天然中國漆,這樣算下來成本就更高了。
不僅如此,會做傳統桶缽的老木匠越來越少,傳統的泥金彩漆大多以桶缽為基礎制作。
器物原料的減少成為了壓倒李光昭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如何突破原有的工藝?這是一個不得不面對的問題。
隨著越窯青瓷入選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,李光昭突發奇想:“為什么不把泥金彩漆嫁接到傳統的青瓷盤上,讓兩個不同的傳統文化碰撞出新的火花。”
很長一段時間,他都沉浸于思考如何將兩者想結合的難題上,他堅持不斷地在青瓷盤上嘗試,研究兩者結合的效果,終于成功地制作出了第一件泥金彩漆和越窯青瓷相結合的作品。
青瓷盤靜靜地擺在那里,奢華的鳳凰牡丹圖案在光線的照射下顯得流光溢彩,配上越窯青瓷的素雅,兩者相得益彰,顯得高貴而大氣。
商業化是非遺傳統工藝有力的傳承之路,李光昭聯合多方面力量建立了寧波太陽湖工藝品有限公司。這個集研究、開發、制作、展覽和銷售泥金彩漆作品為一體的公司,讓80歲高齡的李光昭傳統工藝大師看到了泥金彩漆再續輝煌的希望。

上一篇:沒有了 下一篇:沒有了
返回
久久精品国语对白,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免费,老司机精品视频,久青草视频免费视频